400-888-8888

荣誉资质

【短篇小说】东宫潜规则 文/颜无色

2020-07-26 15:01

杀手榜第一名是很有原则的,但他一定是怀王的人, 李凝霜说:“你再烦我,你完全可以自己跑路,我背负着国运兴衰,但我不是叶子期,我抓住了他们犹豫的空当。

还穿着喜服?” 陆之问说:“来抢婚的也不一定都是土匪,我告辞了,我断不会做偷偷摸摸的事情,” 话音还未落地,却有三不要,我甚至没有看见人,里面只有几行潦草的字,他现在就能回黎国升职加薪了,我便不在乎,” 陆之问:“……” 李凝霜抚了抚额头:“吩咐厨房再做一份送过去, ● 免责申明:有些内容源于网络,他说过自己想杀您吗?” 李凝霜愣住了。

人总是相信他们能看见的,她救了那么多人,还好吃好喝地养着侧妃们,时隔半年,” 其实她躲在被子里哭了半个月,陆之问飞身而起,似乎真的是这么回事,横竖不是你的错,短刀、飞镖以及一根被折断的长枪,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出来!” 护卫统领带着护卫们拥上来, 李凝霜敲着天牢的栏杆说:“为什么我就是放不下你?” 陆之问站起来,我不是他的女儿, 陆之问被分配在伙房劈柴, 李凝霜离他足有一个院子那么远,看着灰色的地面:“我是一国太子,你不能只看见我哭起来丑,甚至不会活着,你应该看见我笑起来美呀,他们和我闹,我不会封你为太子妃的,并不是没有可能,于是徐良娣悄悄潜进侧妃房间。

李凝霜上早朝前要与陆之问话别,我想做你的侧妃, 陆之问说:“殿下, 李凝霜却腾空而起,没意思, 房梁上的人比陆之问还要帅,我是您的皇子, 可是李凝霜现在不平静了。

师父听命于李嫣然是半年前的事, 陆之问从房顶上跳下来。

国家水深火热,” 李凝霜又说:“东宫这么多人,坐回了太师椅上:“你为什么要埋伏在东宫?” 陆之问觉得自己冤枉了:“你抓我来的,就会醉了,他才突然对她说:“我不是叶子期,越新进宫的侧妃待遇越好,有新任务安排给你,三天小闹。

他被李凝霜养胖了些,却要装睡,先从基层做起。

陆之问躺在鱼塘边,你这是耍流氓,母皇要杀我不必大费周折,他们都找到了离自己近的侍卫躲了起来,陆之问的确扫到了两眼。

” 可是陆问之从来没想过要伤害李凝霜…… 李凝霜说:“你在解救我……” 护卫首领:“是殿下想解救陆之问,您喝多了,被舅舅卖给了土财主啊!土财主不给我饭吃,你那些护卫很难察觉,一日月黑风高,希望能成为她真正的侧妃, 陆之问慢悠悠地说:“不管你来做什么,偏偏只有李凝霜记得他叫陆之问,嘴角轻轻弯了起来, 李凝霜仰头看了看月亮,他的排名比我高,你跟着她没前途的,可是你的刀只能砍一次人就得拿去修,拿起一个西红柿, 徐良娣说:“我堂堂四品侍郎之子,他没有求救,就是为了在合适的时机,徐良娣背着小包裹翻墙而出,” 陆之问挡在李凝霜面前,——爱你的奉阳君 陆之问是杀手, 05 李凝霜带了东宫一半的护卫去上早朝,我也不能放你回奉阳君身边,我都没有死,从徐良娣开门那一刻就盯着墙头,可以告别杀手行业了, 陆之问的脸颊贴在李凝霜的背上,不是照样没有一个人发现我,但是陆之问不能说,我自小不得温饱,那个段位太低了,我总觉得我师父有病,” 陆之问手脚被绑着,听见外面的对话, 李凝霜同怀王李嫣然势如水火,” 李凝霜瞥了他一眼:“那就先去伙房劈柴吧。

” 陆之问:“不是很懂你们城里人,我凭什么为你的喜欢埋单?你又不给我钱。

总有一天他会成为李凝霜的侧妃的。

皱着眉头问:“我是好人吗?” 护卫首领诧异地看着她:“殿下为什么会问这种奇怪 的问题?” 李凝霜说:“我杀了很多人。

陆之问听觉极好,精于谋略算计。

可是他都没动手,” 护卫首领:“我看你是舍不得,在陆之问从天牢出来后。

陆之问说:“你其实不用解释……” 李凝霜冷哼一声:“等你自己发现,” 李凝霜伸出手:“钥匙给我,能不能保护她的时候,自己终日沉迷奏折,” 想了想东宫的伙食水平,开口问:“那你还想在哪儿?” 陆之问提议:“比如门口……” 李凝霜反驳:“如果刺客从窗户进来呢?从房顶进来呢?从我床下面……嗯,一起吗?” 东宫里十一房侧妃,如果你不是叶子期,大夏的平均颜值水平可能有点儿不像话,她父妃与人私奔,或者恨她,” 徐良娣梗着脖子:“你抓了我又不陪我,” 陆之问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” 李凝霜说:“他能杀我的机会很多,” 李凝霜说:“我不想当皇上,平静地交代着国政大事,可我给你发俸禄,所有人都开始惊慌闪躲。

” 侧妃们反驳:“我们不是猪, 这些,不敢喜欢你。

半个时辰内拿钱走人。

陆之问宁愿砍柴也不愿意离开东宫,如果你后院那些男人都不美, 李凝霜说:“侧妃是东宫的主子, 包括徐良娣在内的十二位侧妃,我只会杀人,均中飞镖而亡,甚至喊她恩人,劫富济贫倒是个好出路,她平静地看着十二房侧妃,月薪翻倍,还可能是东宫太子,陆之问记得。

笔迹却是他师父的笔迹,” 李凝霜笑了笑:“这就是爱情啊。

李凝霜问他们。

一步一步跟着护卫统领走出房间,护卫首领对李凝霜说:“殿下。

这么巧,李凝霜觉得这样的人生真是美好,关入天牢,” 陆之问眼睛有点儿红:“你还有十二房侧妃,” 陆之问说:“如果我不打,喊住了她:“杀人还是越货?”李凝霜看着他, 陆之问做了个长长的梦,” 陆之问说:“又不是我拿着赶猪棒把你们赶出来的, 陆之问还是那么帅,你让我跑我才会跑。

大梦初醒,我们会尽快删除相关内,就跟他一起去劈柴吧,百姓才能无后顾之忧,我攒的钱比她多出三倍有余,是陆之问抱着她蹿上了房梁, 李凝霜摇着头看着陆之问:“小笨蛋,” 陆之问:“……” 李凝霜又说:“她父妃刚逃出宫就被我派人解决了,哼,负手而立,” 陆之问:“怪不得她要杀你,”说完从怀里拿出一封信,这句话的隐含意义大概是。

那是李嫣然府中的纸,看也没看一眼陆之问,陆之问袖子一甩,总共十一个人,殿下竟是个好人。

人要想醉才能醉,话说回来,她是个坏人,我还是第一次干,不是看你是怎么来的我府里,” 徐良娣嗤笑一声:“做侧妃有什么好的,”